登陆名:  密码:       学校位置  百度地图      公交查询
 
万年历
  首页 学校简介 新闻中心 部门动态 学科教学 教师风采 学生园地 招生在线 招聘信息 校园博客 督导专栏 3D校园 汇文女中
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
相关文章
教育新闻
   当前位置:
永和阅读:教育,不能运用”线性思维“
录入者:yonghe | 时间:2018-06-16 09:45:51 | 作者:刘永和 | 来源:永和工作室 | 浏览:2
  永和微评:
  教育,不能运用“线性思维”
  微博里最近来了一位“山人”,其观点似乎一直与我相悖,最近,因为对“刷题”的问题,又有了不同意见:我认为“刷题”需要辩证地看,“山人”可能不是这个意思,但是,也没有明确地说究竟怎么样。昨天,“山人”转一篇文章给我“看看”,应该是找到理论根据了!
  这篇文章是李镇西的《有的老师为什么会迷恋“应试教育”的锁链?》,写于2016年,也不知道李镇西先生的观点今年是否有所改变,但就这篇文章看,就让我这样的老同志看得不甚明白。跟我们写文章不一样,我们喜欢摆出观点,然后分层论证,一二三四,ABCD;而李先生文章基本都是跌宕多姿,波澜起伏,富有跳跃性,所以,最好先读一遍,再回看一遍,才能抓住主题,——与我反应有点慢有关。
  那么?有些老师为什么会迷恋“应试教育”的锁链呢?在大量的“铺垫”之后,篇末点题(几乎在篇末了):因为应试教育简单,“应试教育最简单,最容易,最省事。尤其是长期在应试教育中成长起来的老师,对这种训练死记硬背的机械操驾轻就熟,得心应手。而素质教育需要高素质的教师,因为“人只有靠人来建树”(苏霍姆林斯基语)。”这段话有两个地方不明白:一是“应试教育最简单、最容易、最省事”,这肯定不是事实!不要说“应试教育”了,就是“应试”就不容易,不简单,不省事。并不是我“身在此山中”就会这样认为,而是有人站在“山外”根本看不见。如果有人已经教出“应试”的高级选手,中考高考总是立于不败之地,再说“应试”最什么,最什么,那我们可以相信。我在15年的教科所所长、教研室书记之前,教过20年高中语文,带过8届高三,我负责任地说,对付高考绝非轻易之事。二是素质教育需要高素质的教师,也让我糊涂:难道有什么样的教育只需要低素质的教师?只有素质教育才需要高素质的教师吗?而且,所列教师的高素质“对时代发展潮流的把握,对最前沿人文科技成果的关注,对跨学科知识的整合,对不同学生个性与潜质的分析,对课程的设计、研发与实施,等等等等,”也正是“应试”所必需的,因为,现在的考试,没有这些,根本难以应对。
  我原本不想与李先生“较真”,只是因为“山人”要我“看看”,于是才有一点不同意见,也如李先生所说,可能会引起“质疑或批评”,也如李先生所说,“没关系”,真理就是在批评与被批评之间诞生的。
  还有两点其它的意见:第一,我以为,不要把“素质教育”神秘化。我们所说的素质教育也就是“全面提升国民素质”(《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》语)的教育,就是要提升“思想道德素质、科学文化素质、身体心理素质、劳动技能素质”(同上)的教育,就是让学生“全面发展”的教育;用现在的话说,就是提升“3618”核心素养的教育。第二,“应试教育”本来就是一个“伪概念”,因为,任何学校的任何“应试”,都达不到“只要应试,不要其余”“唯应试是举”的水平,即便是人称“高考工厂”的衡水,德育的针对性,体育的严格性,美育的实效性,也是不容置疑的;最多具有“应试”倾向。他们也做不到标准的“应试教育”,因为它是一个“终极目的”,即只能接近,不能达到的目的。事物是相互联系着的,是复杂的,不是非此即彼,不能用“线性思维”分析教育。——我以为。
  言多必失,就此打住。一家之言,欢迎讨论。
  (南京“永和工作室”,2018年6月16日)
  
附:《李镇西:有的老师为什么会迷恋“应试教育”的锁链?》
  (“山人”推荐)
  (估计今天这篇文章会引起一些朋友的质疑或批评。没关系,所有质疑和批评我都欢迎。凡是言之有理,有时间我都会认真回复。只是我不得不第N次提醒:请仔细读完文章后,再提出不同意见,而且应该符合我们共同遵守的逻辑思维规则。好吗?我最怕那种只看标题,不看或不仔细看文章便匆匆质疑的人。对这样的质疑,我一概不理睬。)
  
  “带着锁链跳舞”常常是应试教育下一些老师无奈的自嘲,意思是说在应试教育的桎梏下搞素质教育。多年来,许多一线老师在应试教育的高压下,于妥协中坚守理想,艰难而执着地探索素质教育,并取得了不错的成果。
  但也有一些老师,跳着跳着却迷恋上了应试教育的锁链。
  当然不会有人公开反对素质教育而赞美应试教育,但羞羞答答为应试教育说情的却不少。最典型的言论就是:“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其实并不矛盾,不要把二者截然对立起来。素质教育难道就不要考试了吗?学生的应试能力不正是最重要素质之一吗?”前段时间,当人们抨击某些名校为“高考工厂”,是应试教育的“集中营”时,就有人出来辩护,说这些学校培养的学生“恰恰有坚忍不拔的意志和超强的抗挫折能力,这正是当今社会最需要的心理素质”云云。
  不得不说,这些辩护者连基本的概念都没弄清楚。在素质教育正式提出已经20年的今天,我们还有必要重申一下常识。
  应试教育以升学考试为唯一目的,一切教育教学活动均围绕“应试”开展,是一种片面的淘汰式教育。应试教育的内容也偏重于升学考试科目的书本知识,而忽视学生的德育、体育、美育、劳动技能教育以及多方面的创造能力。与此相对,素质教育以全面培养学生高尚的思想道德情操、丰富的科学文化知识、良好的身体心理素质、较强的实践创新能力和健康的个性为宗旨,面向全体,教育学生学会做人、学会求知、学会劳动、学会健体、学会审美,使学生在德智体等方面得到全面协调的发展。毫无疑问,素质教育也包括求知的教育,自然也有考试,但知识与考试决不是唯一目的。由此看来,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反映了两种根本不同的教育思想。二者怎么不是“截然对立”的呢?
  有高考必然有应试(“应对考试”),这无可厚非。我多次说过,今天再次重申——应试成绩是素质教育成果的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——没有高质量的高考(中考)成绩,所谓“素质教育”就是一句空话;但“应试”不等于“应试教育”——至今还有人将二者混为一谈。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的重要甚至唯一的区别在于,前者的成果必然包含但远不仅仅是应试成绩,而后者的成果则只有也仅仅是应试成绩。弄清楚了二者的本质内涵,便自然明白:肯定“应试”不等于赞美“应试教育”,抨击“应试教育”不等于否定“应试”。
  现在有人对“素质教育”的批评和对“应试教育”的赞美,都是建立在这样的“逻辑”上的——
  第一,把“考试”从素质教育中抽离出来,然后对素质教育大加讨伐:“素质教育不要考试”“没有考试的教育,还叫教育吗?”相当于首先强行把一个人的衣服剥光,然后嘲笑他:“衣服都不穿,还叫人吗?”
  第二,把“应试”和“应试教育”混为一谈,然后理直气壮地反问:“难道教育可以不要考试?”“有应试的教育,有什么不好?”相当于一个人吃饭时只吃盐,不吃其他,别人批评他,他却说:“难道人能够缺少盐吗?”“没有盐的食物,还叫食物吗?”而人们批评他的,并不是他“吃盐”,而是他“只吃盐”。
  任何比喻都是片面而蹩脚的,我这里只是打个比方,不是严密的逻辑论证,但道理是相通的。
  不少自称“深受应试教育之害”的一线教师,喜欢抨击“教育体制”,喜欢剖析应试教育背后文化的、历史的、国家意志的、民族性格的等等“深层次原因”——这些抨击当然有一定道理。但有一个原因被忽略了,那就是抨击者本人对应试教育锁链情不自禁的迷恋。
  这些老师为什么会迷恋应试教育的锁链呢?道理很简单,应试教育最简单,最容易,最省事。尤其是长期在应试教育中成长起来的老师,对这种训练死记硬背的机械操驾轻就熟,外得心应手。而素质教育需要高素质的教师,因为“人只有靠人来建树”(苏霍姆林斯基语)。
  何为“高素质的教师”?这又是个很大的话题,涉及教师人格、学识、视野、能力等等等等。这篇短文无法展开细说。但我想着重说的是,在深化素质教育的今天,课程改革对应试教育的高手们就是一个不小的挑战——对时代发展潮流的把握,对最前沿人文科技成果的关注,对跨学科知识的整合,对不同学生个性与潜质的分析,对课程的设计、研发与实施,等等等等,都会让那些习惯于依赖教参与教辅“年年保高三”的教书匠们束手无策,因而哀叹“不会教书了”。过去引以为自豪的看家本领统统失去了用武之地,于是所有因应试教育而获得的勋章都编织成了对抗素质教育的盔甲。他们怎么不迷恋应试教育的锁链呢?
  但是,什么时候,所有老师都不迷恋应试教育的锁链了,中国的基础教育才算真正挣脱了束缚,迎来了春天。
  ?
  2016年1月20日
[上一篇]永和阅读:微评:南通,就是不一样
[下一篇]没有了
主办单位:南京市人民中学   地址:南京市中山路178号
备案:苏ICP备11017275号    开发单位:南京冠邦    维护:人民中学信息中心
推一把28推百度